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瘦腿瑜伽

男子受困广州白云山百米深悬壁下 或7天未进食

发布时间:2019-08-12 08:32:33编辑:空中瑜伽网阅读次数:
事发地点白云山一山沟深处。近日,7名消防员赶到白云山将被困男子龚建鹏解救出来。龚建鹏自称被困十多天,但据医生检查,他没有正常进食的时间不超过一周。  呼救声打破了白云山清晨的宁静,景区保安搜寻数小时,发现一名男子受困白云山孖髻岭百米深的悬壁下。前日上午,广州消防队员爬下悬壁,终于将该男子救下。昨日,这名男子因严重营养不良仍在住院治疗。他称自己因生活受挫想轻生才进山,被困十多天。但接诊的医生称,据进一步检查,从他的营养状况来看,可能饿了一周了。  百米深谷忽传来男子呼救  前日上午7时许,白云山孖髻岭一带几无游客,偶尔有市民晨练登山。当两位市民登到孖髻岭松风亭一带时,突然听到山谷中有呼救声,他们随即将此情况报告附近孖髻岭瞭望哨的值班人员。  随后,明珠楼景区管理处的保安队副队长刘善伟和几名保安一道,分头爬下山谷。由于山坡四处杂草丛生,搜寻工作十分艰难。刘善伟说,保安们一喊,那名男子就会回应一声。但山谷回音干扰了保安们对求救者位置的判断。直到两个多小时后,才终于在距松风亭山顶逾百米的深谷中找到这名男子。  通向山谷的山崖有将近70度,沿途并没有路,只有杂草和树木。刘善伟回忆,这名男子20多岁,身上穿一件厚夹克,脚上没穿鞋,浑身很脏,全身蜷缩成一团,躺在树丛中,不停哆嗦打颤。他身旁有一个2.5升的空油瓶,还有一根木棒和一小捆绳子,以及一包身份证等证件。  见到保安,这名男子只一个劲地

\

喊着“水”。在给他送上水后,保安们还一直陪着他说话,等待救援。保安说,在交谈中,这名男子说,自己工作不顺,不想活了,身上又有病,不想给家里添麻烦,想一死了之。  前后4小时悬崖抬出受困男  汽车沿着山路只能开到“白云松涛”景点,之后要再走两公里山路才能到松风亭。沿着松风亭望下,出事的山谷就在悬崖壁下,沿途陡峭,且没有路,只有满山的树木和杂草。前日上午10时许,广州消防广园中队的7名官兵及医护人员赶到此处后,消防队员把绳捆在凉亭的柱子上,固定好后,六名战士带着绳索、救助包和担架,慢慢沿着崖壁往下进入山谷。  经医生检查确定受困者没有骨折后,消防队员将这名男子抬上担架绑好,并将安全绳的一端固定在松风亭上。由于坡度太陡,并没法直接通过担架将受困者抬上去,只能在杂草丛中摸索出一条路。救援人员先用腰斧在杂草丛中砍出一条路,之后几名消防队员轮流抬着,用了近半小时后,才将伤者抬上松风亭平台上安置。  之后,消防队员又抬着担架走了近两公里山路,终于将这名男子送上救护车,经过前后4个多小时的救援,他被送往白云区第一人民医院治疗。  ■说法  医生:精神问题有待检查  龚建鹏在山里究竟困了几天?获救时,接诊的医生曾向媒体表示,依初步检查结果看,龚建鹏受困在山里的时间并没有十多天。医生说,龚建鹏血糖不低,不像是饿了十几天的人。此外,受困到现在,龚建鹏的胡子并不长。  昨日,白云区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再次对他进行了检查,医生说,目前的情况来看,龚建鹏有严重的营养不良,仍在输液治疗,是否有生命危险还有待治疗。医生估计,从他的营养状况来看,确实饿了好几天了,“有可能有一周时间没有正常进食。”  更令医生担忧的是,龚建鹏一直不太愿意配合治疗。医生说,上午检查时曾想询问他具体情况,但他不愿意细说,之后又

\

曾想让他尝试进食,但也遭拒绝。由于担心他有轻生举动,医生曾多次要求他弟弟看好龚建鹏。  在入院时,医生检查发现,龚建鹏有肾结石,但并无其它严重疾病。至于他是否有抑郁症等精神问题,医生称,需要等他恢复后再做进一步检查。  事主:想寻死才进山的  获救的男子龚建鹏今年28岁,是湖南隆回县人。获救后,他称,自己是想寻死才进山的。  龚建鹏说,此前他曾在东莞打工,春节前后,他去了浙江宁波,但并没有找到好工作。随后他又回到东莞,找工不成后,又来到广州。此前受访时,龚建鹏称,他在广州也没有找到工作,而是在花都“流浪”了好久,十几天前,他用空油瓶装了一桶水,进了白云山。他说,自己不想活了,因此也没想要出山。  龚建鹏说,自己生活很不顺,也没有工作,之前父母曾想让他回老家相亲结婚,但他不想回去。事发前一段时间,他感到生活无望,所以才想寻死。  到了孖髻岭一带后,龚建鹏坐在山路边,渴了就喝点水,但并没有吃东西。此前由于山路上来来往往还有行人,他想找一个没人的地方“等死”。他称,在迷糊中曾梦到父母,他又有了求生的想法,于是穿进树林中,想沿着山路往下走,不料行走中,他突然滑倒了。由于一直没有吃饭,他浑身无力,一路滑到了谷底。  此时龚建鹏手机没电,也无力起身,就一直躺在山谷下,渴了就喝点水,水桶里的水喝完了,就接点雨水喝。不过他称,自己并没有吃任何东西。  龚建鹏称,他自己也记不清在山谷里困了多少天,但他在白云山共有十几天了。  前天清晨,他感到很冷,又渴又饿,忍不住就呼救起来,终于被人发现而获救。  亲人:他不想跟人说话  “我也很希望能知道是怎么回事,但哥哥并不愿意跟我说。”龚建鹏的弟弟阿伟(化名)前晚从东莞赶到医院,面对记者,他说自己也并不清楚哥哥是因何求死。阿伟说,到医院大半天了,哥哥几乎没跟他说过一句话,“不是不能说话,就是不想跟人说话。”  阿伟介绍,哥哥高中毕业后就外出打工,之前就性格内向倔强,不愿跟家人说什么,打工多年来都很少跟家里联系。去年七八月份的

\

时候,他曾跟弟弟说,自己身体出了严重的问题,但带他去医院检查,却并没有发现问题。  昨日在医院里,除了接受部分媒体的采访,龚建鹏大多数时间都在昏睡。受访时,龚建鹏身体虚弱,脸色苍白,说话声十分微弱。  目前,阿伟和母亲在东莞工作,母亲和姐姐正在赶来的路上。不过阿伟说,恐怕其他家人也不会知道太多哥哥的情况。春节前后,龚建鹏到浙江宁波打工,但何时到广州,在广州待了多久,家人都不清楚。春节期间,龚建鹏没有回家,只给家人发了一条短信报平安。短信里除了祝福之外,只说“我一切都好”。

本文链接:男子受困广州白云山百米深悬壁下 或7天未进食

友情链接:

线上念佛 心经唱诵 大悲咒全文